生猛石斑難再生猛

Bertha 健康, 最新消息, 水產養殖, 過度捕撈, 飲食

香港人喜歡石斑魚,即是食用珊瑚魚其中一種。 我們喜歡吃的石斑有:老虎斑、紅斑、杉班、龍躉、沙巴龍躉、老鼠斑、東星斑、西星斑、芝麻斑、蘇眉及青斑等等。報告《一魚不留:香港食用珊瑚魚貿易2017》*指出在香港的食用珊瑚魚大部份來自東南亞國家。貿易數顯示2016年貿易入口量比1999年高出約32%。

你們又知不知道,多個石斑品種由於過度捕撈而未能完成他們的生命週期嗎?石斑的需求主要來自香港及中國;這個需求龐大得於還未來得及繁殖下一代的幼魚都會被一網打盡。受到絕種威脅。

受絕種威脅的石斑品種一覽:

由20多年前至今, 雖然東南亞各地分別展開及實行了不同的干預措施,但始終未能扭轉東南亞國家食用珊瑚魚貿易令人憂慮的局面,貿易依然繼續充斥著過度捕撈及不能持續發展的運作方式。

原因:錢作怪

《一魚不留:香港食用珊瑚魚貿易2017》報告指出:雖然東南亞區域每年的活珊瑚魚交易量只有20,000至30,000公噸,相對全球漁業標準而言並不算大規模;但由於它為奢侈海鮮巿場提供貴價魚,因此價值卻是不成比例的高。活珊瑚魚的全年零售總值估計遠超於10 億美元,而當中某些品種的零售價每公斤更可超過600美元!

貿易本來可以為整個貿易鏈當中的漁民及社區、出口商、運輸商、進口商及零售商帶來可觀收入及豐厚利潤。牽涉金額龐大,理應可為有關國家帶來大量進出口稅及利得稅收入。但由於活珊瑚魚貿易的隱秘性質、故意避稅的文化、欠佳的管治,以及欠缺透明度的活魚運輸等各種因素,加上漁業存在猖獗的不公義現代奴隸勞工問題,令到這些潛在收入被大大侵蝕。

利潤之高,可推動從業員於缺乏管理,甚或完全沒有管理的海域中濫捕,令這個漁業出現有如曇花一現。某些海域的資源被完全消耗殆盡,貿易商則轉向尋找新一個海域。

事實上,東南亞國家活珊瑚魚漁獲繼連枯竭,明顯反映過度捕撈的嚴重程度。由於業者在某一區域開發漁業及其出口貿易時,恣意濫用量多而且易捕撈的漁獲,直至該區漁獲下降便移至新的區域,令原來海域往往只剩嚴重退化的漁獲及散落稀疏的魚群。結果是漁場遷移,由現時漁量已枯竭的南海北面,移至逐漸面臨同一境況的南海南面。於很多地方,漁獲量比目標品種的自然而可持續供應率超過2.5倍至6倍。

除了破壞性的濫捕方式,受歡迎的石斑魚類有著非常脆弱的生命特性

除了部分於澳洲捕撈的東星斑(拉丁學名:Plectropomus leopardus)是比較例外。多數石斑品種很多都有性遲熟、壽命長、及具有特別的繁殖系統(例如性別轉變、集體產卵)等特徵,令牠們比多種同樣受濫捕影響的居住在珊瑚礁生態系統中的物種更易受絕種威脅。

炫耀式消費一直驅使食用活珊瑚魚被過度捕撈和貿易

進口貿易可滿足本地和內地消費者對生猛、外觀吸引、品種多樣的珊瑚魚的興趣。這是海鮮旅遊的主要賣點,特別對中國內地食客而言。於高級食肆,包括各大著名酒店及度假村內的餐廳,活珊瑚魚都是最受歡迎的食材之一;另外,活珊瑚魚也是飲宴、婚慶宴客、農曆新年及母親節等節慶中的常見主打菜色。

活珊瑚魚貿易標誌著愈來愈多炫耀式消費。收入增加、通過以貴價活珊瑚魚宴請個人及商業伙伴促進合作關係,提升社會地位,以及文化原因(例如促進健康)等都與炫耀式消費息息相關。矛盾的是活珊瑚魚貿易雖然運輸成本高昂,而且目標品種被過度開發至數量劇減,但由於消費者願以高價享用,令貿易延續下去。貿易同時刺激海水養殖石斑的發展,以滿足巿場需求,亦可提供幾種較便宜的石斑品種。

於傳統巿場,商品價格可反映供應和需求的情況。對活珊瑚魚貿易而言,因為品種愈罕有及/或供應量愈少反而令其價格升高,成為「奢侈品」,即使魚量已降至極少,亦會產生極大誘因令業界繼續過度捕撈。

除了因為活珊瑚魚罕見得可被視為奢侈品,另一個令貿易維持下去的因素是無論香港或中國人的均收入皆穩步上揚,中國的中產階級發展更為蓬勃,增加對活珊瑚魚的需求。

建議保護珍貴的海產資源

最後報告提出多項建議保護珍貴的海產資源及珊瑚礁,建議如下:

1. 香港政府需要加強措施壓制非法貿易,包括更新有關進口活魚申報及查核的條例,對管制貨物或活魚物流作更嚴緊的監察,加強活魚運輸船隻記錄和最終機制,更好地監察船隻進出口。

2. 貿易商及零售商應出售有清晰來源並且合法的漁獲,向消費者提供可持續發展的海鮮,例如零售商需確保他們出售的海鮮好像蘇眉等的來源是合法。

最後新年及農曆新年臨近,我們鼓勵消費者購買或享用活海鮮前請停一停,想一想,儘可能支持來自可持續發展漁業的海鮮產品。

我們可以做的是參考海鮮選擇指南及揀選有環保海鮮認證標籤的海鮮產品

*《一魚不留:香港食用珊瑚魚貿易2017》透過檢視活珊瑚魚貿易的各種要素及特性,反映為何時至今日,可持續發展漁業的進度依然微乎其微。